地坪漆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地坪漆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80后怀旧我们为什么喜欢玩日本游戏

发布时间:2020-02-12 21:48:58 阅读: 来源:地坪漆厂家

虽然许多二三十岁的人在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时候都首次接触了来自于美国掌机和电脑的游戏体验,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那时候任天堂的红白机(注:任天堂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发售的一种家庭主机)以及附带游戏都将我们带进了一个幻想世界中,在那里我们能够看到龙,机器人以及被囚禁的公主等形象,并且因为过度沉迷于这些游戏,我们还常常让家长们大伤脑筋。

Japanese games

日本在电子游戏领域的发展对于北美游戏产业着实是个致命的打击。甚至有好几年的时间,那些来自于英语国家的小孩都将日本与电子游戏牢牢地联系在一起,甚至夸张到很多人都在学习日语并希望能够到日本找工作以进一步接触当地的游戏产业。

电子游戏领域在过去10年的发展给我们带来了一些好消息,但是不幸的是,我们在日本的游戏产业中听到的却是坏消息。好消息是,越来越多来自全世界各地的天才开发者制作出了更多不一样且富有想象力的有趣的游戏。而坏消息是,除了任天堂的游戏,日本再也不愿意与世界分享他们的其它游戏财富。当美国,欧洲以及英国正在不断扩展自己的游戏产业并分享最棒的游戏理念时,日本却开始停滞不前,并逐渐封闭自己。

如果你是伴随着红白机,超级任天堂,世嘉Genesis以及Saturn或者索尼游戏机长大的话,那么你一定会对此感到遗憾吧。尽管现在的日本产业遭到许多质疑和批判,但是没有人能够否认他们过去,甚至是现在对于游戏发展的影响,而这也是其他国家不能匹敌的。

日本角色扮演游戏(RPG)

这里并不是说日本的电子游戏比西方国家的游戏优秀,或者哪一个国家的开发者强于其他国家。而是对于日本游戏来说有,它们拥有一些特征,或者说是完整的流派。就像我们会说“西方RPG”(WRPG)以及“日本RPG”(JRPG),而不会将WRPG分解为“法国RPG”或者“加拿大RPG”等。

事实上,快速比较JRPG和WRPG,我们便能够明显地看出这两种派别在游戏角色设计以及游戏规则中的差异,而这也是来自温哥华的26岁动画师Christi Sawyer所关注的一大问题。

她说道:“我会选择日本游戏是因为它们的角色设计和不同类型的游戏设置。虽然我也会考虑游戏派别以及我所喜欢的游戏类型,但是我会更加侧重我所喜欢的游戏设计。”

japanese game

有趣的是,日本角色扮演游戏深受西方角色扮演游戏(如《龙与地下城》)以及电脑角色扮演游戏(如《创世纪1》)的启发。美国的《勇者斗恶龙》以及日本的《最终幻想》都致力于创造出拥有视觉震撼力的卡通怪兽以及各种角色的角色扮演游戏。它们同样也都将人物属性按照一种容易理解的形式展现在玩家面前。即使是今天,当西方角色扮演游戏变得越来越复杂,甚至让玩家能够不受限制地在游戏中进行探索时,JRPG仍然提供给玩家非常有结构性的游戏环境,充满各种回合制战斗,甚至在玩家迷失方向时仍有人会站出来指明方向。

如今的市场对于大多数JRPG所带有的刻板结构表示质疑,而这些市场中更多的是对于西方角色扮演游戏的肯定。的确,这些质疑也并非莫须有。在一些JRPG中,游戏的挑战都是基于战斗,但是前提是玩家的级别必须与对手相匹配——《勇者斗恶龙1》便应用了这种战术,并且后来的游戏也很难摆脱这种机制。

虽然如此,不论是男孩还是女孩在漫无目的地玩了一圈西方角色扮演游戏后都能够在更加稳定且直接的JRPG世界中找到更多乐趣,而这也没有任何羞耻可言。

明亮的图像,动物角色

我们之所以会效仿日本那种以动物形象为主的游戏,是因为在20世纪90年代末,日本动画片在美国火到不行(注: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宠物小精灵》这款游戏/动画片),所以那时美国任何一款基于现实事物而创造出来的游戏或者动画片都受到日本的影响——虽然这股趋势仍然存在着,但是比起早前的热潮可以说是已经慢慢冷却下来了。

宠物小精灵

早期我们在玩日本电子游戏时总会因为一些漫画家的艺术风格而兴奋不已,包括鸟山明,天野喜孝,宫本茂,小岛文美以及野村哲也。虽然近年来我们开始认为日本设计的游戏角色都是一些长得像女生的“男孩形象”,但是我们也知道这种说法不能用来涵括所有日本游戏。日本游戏美术设计师也因为多样性的风格而享负盛名,而且在我们知道这些美术设计师的名字之前,我们已经伴随着他们的作品逐渐长大了。

如果真的说当今日本游戏的美学欠缺了些什么,那也是因为游戏角色的设计者犹犹豫豫地不敢去做出尝试。因为不管怎么说,这个国家的游戏美术设计师都是非常有天赋的。虽然我们开玩笑说野村哲也只对拉链和皮带有兴趣,但是却不可否认他创造了像《最终幻想5》中的“Shadow”以及阴暗的刺客等优秀角色。

带来有趣与奇幻的体验

我们总是会开玩笑地说到日本总是在对外传输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好吧,我想说说这背后的一些真相。想想你曾经在电子游戏中遇到的每一个古怪的东西以及不可思议的时刻。可以说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有99%是源于日本游戏体验。

有时候因为不同语言间的翻译而会引起一些有趣的事,这也称作日式英语。对于讲英语的人来说,日语真的很难懂。有些角色对话间的差异性甚至会让那些英语老师抓狂,例如“赢家是你”(“A winner is you”,出现于任天堂的《Pro Wrestling》),“你输了”(”You fail it” ,Neo-Geo的《Blazing Star》)以及“你所有装备都归我们所有”( “All your base are belong to us”,世嘉至强驱动器的《Zero Wing》)等说法。有些网站存储了所有日式英语表达方式(如“”),有空时不妨看看这些有意思的内容。

来自日本电子游戏中的幽默感让玩家很难会去介意那些愚蠢的拼写错误(但随着翻译技巧的改进这种错误越来越少见了)。日本总是很擅于为玩家呈现一些疯狂的场景,设置和角色,而且整个过程中都能贯穿一种较为严肃的氛围,就像商人定期提交商业报告的那种感觉。换成其他国家模仿日本的做法去开发一款射击游戏,即一个首领朝着一群女学生开枪射击,我们肯定会感到恐惧和难过吧。但是同样情况下,日本游戏却能够很自然地让我们不会因为游戏中的任何可怕事件而心情低落。

我们来看看《块魂》(注:日本Namco公司出品的一款非常有趣的PS2游戏):你的父亲因为酗酒而将月球给破坏了,而身为儿子的你为了弥补父亲的过世,携带着能吸住任何东西的“块”到地球上,借着滚动块将其它东西吸进来的方式而滚出大球,让这大球不断长大,并送上太空替代已被毁灭的月球。在游戏中,你的父亲是宇宙之王,头上带着毛巾卷,穿着一条非常紧身的裤子并炫耀自己的打扮。

在整个游戏产业中再也未出现类似的形象,如果日本并未完成这款游戏,那么我们也永远看不到类似游戏的出现。

怀旧情愫

我们喜欢玩日本电子游戏的另外一大原因,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便是:怀旧情愫。我们中的许多人都是伴随着一些明亮颜色头发以及装扮华丽的游戏角色长大,而再次接触这些角色能够让我们倍感亲切。

怀旧情愫

来自西雅图的一名实验医学研究生Chang Liu承认:“我是一个念旧的人。我喜欢小时候玩过的那些游戏,也就是掌机游戏,更直白地说就是日本游戏。”

“虽然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慢慢远离了这些游戏,但是直到今年早些时候,当我发现很多来自日本的优秀游戏并未在美国发行,我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对于日本游戏的感情,并且无奈地认为自己将不再是个游戏玩家了。”

吸引力和认知性也很重要,而我们也是因此逐渐趋向那些我们所赞许的事物。来自大西洋中部地区的一位网站设计者“rnn”表示:“我接触的第一款游戏是日本的一位亲戚送给我的,所以直到现在,我仍认为日本就是电子游戏的代名词。尽管我还不能明确自己是否喜欢游戏中的美术设计,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美术设计是我选择游戏的首要标准。如果以艺术风格来说,比起《军团要塞》,我更喜欢《Professor Layton》或者《幽灵诡计》。”

我们喜欢日本

的确,对于日本游戏现在的存在感来说,我们不得不提到北美市场或者欧洲市场上越来越罕见的日本游戏作品。很难过的是,如今我们正踏上一个新的数据黑暗时期,而在这里我们只有真诚地祷告,祈祷日本优秀的游戏能够再次出现在世界市场上。2011年对于日本游戏的忠实粉丝来说是一个相对阴暗的一年,因为北美任天堂所有者取消了在当地市场发行一些角色扮演游戏的决定,如《異度之刃》,《最后的故事》以及《潘多拉之塔》。除此之外,像玩家期待已久的《洛克人传奇3》也因为资金不足以及缺乏创造性等理由而被扼杀在摇篮里了。

japanese game character

但是,在这些凄惨的情景下也有一些值得高兴的事。许多日本公司,如Square-Enix已经意识到东方游戏市场中存在的一些问题,而他们也决心努力去解决这些问题,让自己再次崛起。

当Square-Enix在2011年的E3游戏展上表现欠佳的情况下,Square-Enix一名高管在Twitter上写道:“日本游戏产业的衰落让我感到难过。而这一整周的时间我都在烦恼着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同时,一些著名的日本游戏设计师,如Yuji Naka和Keiji Inafune也相继离开了那些刻板的公司结构束缚,自己组建独立的游戏工作室,重新做自己最喜欢的事:设计游戏。

暂且不提日本游戏产业现在所面临的麻烦,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亦是未来,日本对于全世界游戏产业的贡献都是难以估量的。游戏无国界,我们对于东方游戏(即日本游戏)的热爱和激情永远不会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变化,将会一直持续下去。

公明成人学历专升本

玻璃钢污水池盖板

消毒剂备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