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坪漆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地坪漆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名教授兼职乱象丛生是什么导致赢者通吃

发布时间:2020-07-13 19:01:06 阅读: 来源:地坪漆厂家

国内知名学者兼职之多、之滥已成了一个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大学提供平台,国家提供资金,名教授、政府部门与大学结成了牢不可破的利益共同体,各取所需这个多方共赢的潜规则,说到底就是一种“赢者通吃”的潜规则。

日前,新语丝网站上的一篇举报文章把48岁的武汉大学土木建筑工程学院长江特聘学者、副院长刘泉声教授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这篇题为《关于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乱象的一个例子——武汉大学土木建筑工程学院副院长刘泉声》的网帖,直指刘泉声教授违规兼职,同时担任多所高校和科研院所全职岗位工作。就此推算,“这个刘泉声教授一年在三个单位的工作时间应是,9+9+9=27,也就是工作时间至少是27个月,可是1年只有12个月,那么这个刘泉声教授是会分身吗?”

“大圣”多变身分身也乏术(漫画作者 李法明)

批:名教授兼职乱象“是扭曲的暴力”

48岁的武汉大学土木建筑工程学院长江特聘学者、副院长刘泉声因同时兼任中国科学院武汉岩土力学研究所的二级研究员,山东科技大学、泰山学者特聘教授多职,被举报者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对此,刘本人却表示淡然,兼职“已经是一个普遍现象,我知道有人兼职十多家单位的都有。这是制度性问题”。

早在去年6月,世界著名数学大师丘成桐教授就直言,中国学界的院士教授兼职过多已成公害,必使其分心,难以集中精力搞学术研究,结果一定导致中国学术水平整体下降。刘泉声之所以淡然,因为“有人兼职十多家单位的都有”,“就是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中也有这个问题”,司空见惯。举报人就算了一笔账,刘教授一年在三个单位的工作时间应是,9+9+9=27,至少27个月,可1年只有12个月,又如何尽心尽力尽职呢?对此聘任单位也未必不知,何以又乐于高薪聘用呢?这都与当下高校评估制度和教育行政化直接相关。

教育主管部门的评价体系以及经费的分配、项目的审批甚至各类高校排行榜,都把拥有院士、长江学者的多少作为重要指标之一。而名家大腕总是有限,无土生土长的,一些高校就只能到处拉名人,外聘教授、院士以壮门面。何况社会上唯名是崇,名教授通吃市场,院士成了香饽饽。其结果,高校以拥有名师院士顾盼自雄,赢来盛名,提升名次;借名师争取项目、经费以及项目的验收评审要容易得多,甚至可以挟大师以令“诸侯”,一路通路路通;彰显地方政绩,为政府贴了金,自然会得到更多的回报;兼职的名家更是名利双收,身价十倍。虽然刘自辩未拿山科大的全额工资,“一直拿的是补贴”,并非只为钱,但科研经费、用车住房等福利待遇亦当是丰厚的。何况钱或由教育部,或由地方财政出,高校却坐收渔利,利用知名教授的头衔和人脉资源攫取更多资源。“只有傻瓜才会认真考核特聘教授的到岗时间,大家各取所需,国家出钱,绝对是双赢啊。”

正如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顾海兵所说,“知名教授兼职乱象背后是一种扭曲的暴力”。由于名人兼职一统天下,或成了学霸,或把持项目和资金,以个人好恶打压科技新秀,其结果只能堵塞年轻科研人员向上流动的渠道。学术培养与竞争的不公平,更直接导致了学研队伍的矮化,科研成果的泡沫化,不仅损害了国家利益,更败坏了学研风气。这正是中国教育出不了人才,科研出不了成果的重要症结之一。

要根除名家教授兼职过多现象,除重塑职业操守,自尊自爱自束之外,当务之急则是破除教育行政化,改革不合理的教育评估制度,尤其当对兼职出勤出力作出硬性规定。哈佛大学等一些美国著名大学就规定,一年中必须有九个月时间在美做研究。三个月休假期可以在外面兼职,否则“一定炒你的鱿鱼”。仅此一项,我相信就会让不少人怵头。毕竟,无孙悟空的分身之术。既如此,谁还敢兼职十多家呢?(工人日报 刘效仁)

滨州制作职业装

领班服装

河北订制西服

任丘西装制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