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坪漆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地坪漆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焦炭价格炼焦煤钢厂湖南娄底再现煤电博弈央企电厂遭本地煤企围堵dd

发布时间:2021-01-20 06:50:52 阅读: 来源:地坪漆厂家

焦炭 价格 炼焦煤 钢厂 湖南娄底再现煤电博弈 央企电厂遭本地煤企围堵

本地煤企指责央企电厂违规采购外省高硫煤,央企电厂则称采购外省煤是煤价决定的,一场煤企和央企电厂之间的“博弈”由此展开。这也是去年以来发生在湖南娄底的第二起“煤电博弈”事件

3月5日,大唐华银电力股份有限公司金竹山火力发电分公司(以下简称金竹山发电公司)的运煤通道,遭湖南省娄底市新化县、冷水江市(县级市)境内的数十家煤企围堵。煤企人员称,此举是为阻挡金竹山火力发电分公司使用来自外省的“高硫煤”。

在此之前,华银电力公司和娄底市数十家煤企还打起了“口水仗”。华银电力公司称,采购外省煤是煤价决定的,而娄底煤企则认为,华银电力公司大量使用外省低价高硫煤,不仅违反了国家发改委、环保部等部门的相关规定,还严重冲击了当地煤炭销售市场。

目前,冷水江市政府和娄底市政府相关部门已介入了对此事的调查,并多次召集“煤电”双方进行协调。

湖南省环保厅相关人员向法治周末记者确认,该厅环境监察局近日对金竹山火力发电分公司采购的一批北方煤进行了现场取样,检测发现这批煤的含硫量超过了2%。按照相关规定,这种煤炭运输距离不能超过600公里。湖南省环保厅相关人员表示,他们将会把此事移交湖南省经信委处理。

“煤电恩怨”

金竹山发电公司运煤通道大门紧锁,几十辆满载煤炭的大货车停在了运煤通道上,绵延数百米;电厂厂区铁路送煤通道也停止了运营,一条写有“坚决反对外省高硫煤破坏冷江环境”的横幅横拉在铁轨上方……这是法治周末记者近日在地处冷水江市的金竹山发电公司看到的一幕。

当地居民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这是发生在娄底冷水江的第二起“煤电博弈”事件。

据记者了解,娄底不仅是湖南的重要产煤区,也是江南地区主要煤炭基地之一,煤炭探明储量11亿吨,素有“江南煤海”之称。煤炭资源主要分布在辖区内的冷水江市、涟源市、娄星区以及双峰县西北部和新化县东部。

从2001年开始,娄底市关闭了一大批条件差、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煤矿,全市的煤矿数量逐年减少。来自娄底市煤炭局的数据显示,娄底市煤矿数量已由2002年的2447处减少到目前的246处。

2012年以前,由于煤炭供应紧张,煤炭采购难度较大,外省的煤炭为求自保,都拒绝入湘,娄底的煤炭在湖南省一度成了紧俏的“香饽饽”。每到用电高峰时,湖南省政府主管副省长都会带队赶赴“调煤保电”重点市—娄底市,督查“调煤保电”措施落实情况。有关部门为保证电煤的供应,还向娄底煤企下达了送煤指标。而坐落在冷水江市的金竹山发电公司,则成了当地煤企定点送煤电企。

“我们有的煤企因为生产能力不足,为了完成政府下达的送煤指标,不得不自掏腰包到市场买煤送到电厂。”冷水江市某煤矿负责人张岚(化名)对记者说,虽然往电厂送煤的价格比市场价每吨要少近200元,但当地煤企都按照要求完成了向电厂送煤的任务。

从2012年开始,情况发生了逆转。和全国其他产煤区一样,娄底市的煤炭市场开始走向低迷,许多煤企度日艰难,有些煤矿靠借贷资金维持运转。2014年后,娄底的煤炭市场更是由“严寒”步入“长期极寒”。

作为当地用煤大户的金竹山发电公司,在近两年间逐年减少了当地电煤的采购量。

记者在获取的一份娄底市经信委向娄底市政府汇报材料显示,2013年,金竹山发电公司采购本地电煤为281.85万吨。2014年减少到233.54万吨,呈逐年下降趋势。而采购外地电煤数量则逐年在增多,由2013年的70.24万吨,增长到2014年的74.59万吨。

"调煤保电’时,我们本地煤矿亏本保电厂,现在本地煤炭销售困难时,电厂却背信弃义到北方拉低价的高硫煤,来冲击娄底的煤炭销售市场,我们要拦住这些从外省拉来的高硫煤!”因为和金竹山发电分公司多次“谈判”无果,冷水江市和新化县数十家煤企联合一起找金竹山发电公司“讨要说法”,并拦住了该公司的运煤通道。

对于煤企的联合“声讨”,作为主管金竹山发电分公司的大唐华银电力公司又有何回应呢?

3月23日下午,法治周末记者来到大唐华银电力公司进行采访。

“我们并不是不用本地煤,但娄底煤炭的灰分大部分都超过了40%。”华银电力公司燃料管理中心主任赵云辉向记者透露,近两年,由于外省煤炭比当地煤炭的价格要低,公司确实从山西、陕西、河南等省采购过电煤。“现在的商品煤完全市场化了,公司采购外省煤是煤价决定的。”

对于煤企所说的“调煤保电厂”的说法,赵云辉认为这种说法有误。"调煤保电’是调煤保社会用电,而不是保电厂。”

赵云辉坦言,现在公司和煤企确实是一种“博弈”。“没有‘博弈’就会产生腐败。但要进行‘合作性的博弈’,而围堵电厂这种‘博弈’是‘非合作性的博弈’。”

“禁运”条款谁来监督

法治周末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这次发生在娄底的“煤电博弈”事件,也将国家发改委、环保部等六部门新颁布实施的《商品煤质量管理暂行办法》推向了风口浪尖。

据记者了解,为提高商品煤质量,促进煤炭高效清洁利用,2014年9月3日,国家发改委、商务部、环保部、海关总署、国家工商总局和国家质检总局等六部委联合制定了《商品煤质量管理暂行办法》,对商品煤的质量监管作了具体的规定。该办法已于2015年1月1日起开始施行。其中,该办法第七条规定,含硫量等于或超过2%的其他煤种,运输距离不能超过600公里。

娄底市环保局工作人员在采访中向记者透露,以前对金竹山发电公司电煤检测时,发现其电煤含硫量最高时达到过2.64%。而这次金竹山发电公司从北方采购的一批电煤,就被娄底煤企投诉称其为含硫量超标的“高硫煤”。3月11日,湖南省环保厅环境监察局执法人员对金竹山发电公司使用的外省煤进行了现场取样,并带回长沙检测化验。

3月19日,法治周末记者从湖南省环保厅获悉,这次从金竹山发电公司取样的外省煤经检测化验,其含硫量超过了2%。而按照《商品煤质量管理暂行办法》第七条规定,含硫量超过2%的电煤,运输距离不能超过600公里。

“我们一般监督该公司的污染防治设施运行情况、主要污染物排放情况,还监督‘入炉煤’的含硫量是否超标。”湖南省环保厅工作人员说,因为这次查出的是电企采购外省煤含硫量超过了2%,湖南省环保厅对此没有处理权限,该厅准备将此事移交湖南省经信委处理。

那么,作为商品煤采购大户的大唐华银电力公司,又是如何执行《商品煤质量管理暂行办法》的呢?

"办法’去年9月发布后,我们也认真进行了学习,但到底该如何执行这一‘办法’,我们很困惑。”赵云辉对记者说。

赵云辉向记者透露,为了正确理解执行《商品煤质量管理暂行办法》,他们先后向湖南省环保厅、省煤炭局、省能源局等政府部门进行了口头咨询,但至今没有得到一个准确答复。

赵云辉解释,公司一般是要求电煤供应商到厂交货,电煤运来取样后就要求立即翻车卸货。

“取样后制样、化验一般要2到3天时间,等化验结果出来后,运送过来的电煤已经全部卸完了。”赵云辉说,《商品煤质量管理暂行办法》执行起来很纠结,希望湖南省相关部门能尽快出台配套的实施办法,使这一规章能有更好的操作性。

而有法律专家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六部委出台这一规章,目的是提高商品煤质量,促进煤炭高效清洁利用,减少空气污染。但涉及一些“谁来监管含硫超标的电煤运输?”“谁来处罚?”这些却没有明确。

“如果对违反规定采购使用高硫煤的企业,没有具体的监管单位和处罚措施,这个六部委联合出台的部门规章将会形同虚设。”这位法律专家说。

“煤电互保”的争议

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这次发生在娄底市的“煤电博弈”事件,引起了冷水江市和娄底市两级政府的高度重视。就在记者赶赴冷水江市进行采访时,娄底市经信委组织的调查协调组也赶到了冷水江,先后听取了当事双方的意见和建议,并进行协调。

而随着我国煤炭销售市场不景气,这种“煤电博弈”事件在其他地方也时有发生。据媒体披露,2013年10月14日,山西大同煤企围堵国电电力大同第二电厂大门,阻挡电厂使用来自内蒙古等地的外地煤。

“大同的堵门事件和冷水江的堵运煤通道事件,都是现在各地存在的‘煤电博弈’的缩影。”有业内人士说。

那么,如何解决类似于娄底煤炭这种销售困局呢?记者听到了多方的意见。

“金竹山发电公司的电煤采购价现在成了娄底煤价的‘风向标’,市场上的价格都参照发电公司的价格,价格总是他们说了算。”冷水江某煤企负责人张岚(化名)坦言,发电公司采购外省低价的高硫煤来和当地煤企打价格战,当地煤企肯定是打不赢的。

张岚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金竹山发电公司是一家“坑口电厂”,而“坑口电厂”按要求用本地煤要达到80%左右。“国家发改委当初把发电厂建在冷水江,就是看中了娄底丰富的煤炭资源。”

参与协调此事的冷水江市经信局局长朱正初向记者透露,金竹山发电公司在协调中提出,要增加本地用煤,必须要增加该公司的发电指标。

“我们正在请求娄底市委、市政府向湖南省政府争取,仿照山西、河南、陕西等重点产煤省的做法,出台调运本地煤与发电指标挂钩的激励措施,对主要使用本地煤的电厂在发电指标分配上予以倾斜。”朱正初说。

而这种“调运本地煤与发电指标挂钩”的做法,在行业内被称为“煤电互保”政策,这种政策始于河南省。

2013年5月,河南省政府正式出台文件,采取“发电机组采购本省电煤量和发电量挂钩”的政策。

随后,这种政策被全国其他重点产煤省效仿。2013年7月29日,山西省政府发布《进一步促进全省煤炭经济转变发展方式实现可持续增长措施的通知》,其中,明确了“煤电互保”的相关政策:鼓励山西的企业节省运力、就近用煤,对省内实施煤电联营、煤电一体化和签订煤电长期合作协议等的发电企业,给予发电指标倾斜。之后,安徽、陕西等多个地方均出台了类似的“煤电互保”政策。

但华银电力公司燃料管理中心主任赵云辉对这种做法却不看好。“去年10月份长沙就搞过一次,结果‘一团糟’。”

而此前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深化电煤市场化改革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要让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自主衔接签订合同,自主协商确定价格,地方各级人民政府不得干预。旨在维护地方利益的“煤电互保”救市政策,实施起来又显尴尬。

有业内人士认为,“计划电”与“市场煤”的对接显然存在矛盾。“煤电矛盾多年难以缓和,需进一步理顺煤电价格形成机制。”

“政府虽然不能干预,但可以想办法去协调。”这位业内人士建议,针对娄底出现“煤电博弈”久拖难决的状况,政府部门应该采取更多行之有效的手段,减轻煤企的负担,协调好“煤电”之间的矛盾,以破解当地的这种煤炭销售困局。

幸运之星

横行天下

驭灵师下载

蓝魔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