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坪漆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地坪漆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刘志勤中国应建立资本市场防火墙以防范美债危机

发布时间:2021-01-21 14:23:54 阅读: 来源:地坪漆厂家

刘志勤:中国应建立资本市场防火墙以防范美债危机

政治家们从来不信奉“如果”,哲学家们更是鄙视“如果”,但是经济学家们却偏偏离不开“如果”,因为许多的经济现象和经济规律恰恰隐藏在许许多多的“如果”之中,没有“如果”便没有了经济学。  用“如果”来判断分析这次美债危机,我们能够获得许多意外收获,“如果”这一次美债真的违约了,现在的世界会成为什么样?没人愿意去设想这个结果。但是,真正的经济学家不能不关心下一轮较量的可能后果。中国对美债违约做好准备了吗?在未亡羊之前先补好牢,是中国当前的首要之选。  刚刚落幕的美债危机给中国人上了一堂常识课,改变了我们改革30多年来被西方“灌输”的理念:特别是对市场和政府之间的关系,对那些耳熟能详的理论“市场规律,市场力量”等均有了颠覆性的新的认识。许多人都认为,美国只是在搞政治博弈,只是一场政治秀而已,不会在美债违约问题上开国际玩笑,后来发生的表面的事实似乎也验证了这样的判断:美国两党最终会在悬崖面前握手言欢,美债上限最终会被提高,世界经济最终会有惊无险。  然而,凡是正直、严肃和认真的学者都不会简单地同意这样的看法,因为在他们看来,这次美债危机的爆发和化解机制都暴露出一个极为危险的信号:那就是美国的政治家们完全有可能失控,美国的债务违约并非不可能发生,而是存在着一定的必然性和无法回避的肯定性。有四个主要原因能够说明这个结论。  第一个原因是美债上限问题本身。美国设立国债上限曾被称为实行有效管理债务风险的重大措施,是国会限制政府无限扩大政府财政支出的重要手段。这个手段曾经给美国的经济和金融繁荣带来极好的效果。美国在19世纪中期,曾经成为“零债务”国家,到1914年用了将近80年的时间由世界最大的债务国成为世界最大的债权国。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国会对政府的债务上限的规定约束了政府大肆举债的冲动,规范了政府金融政策的亲民性。但是,在上个世纪70年代之后,美国的债务上限被屡屡突破,如果开始只是试探性的“破限”,到了伊拉克战争之后,美国政府以“反恐”为名,大量举债,以致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上限”记录屡屡被打破,这个上不封顶的“上限”究竟何时为头,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但是美债“上限”终有一天会恶变成为美国经济的“大限”,这个恐慌将时时影响着当今世界经济的走向。因为,所有人都明白,美债上限越高,美国违约的可能就越大,美国经济离跳崖就越来越近。  第二个原因就是政治内斗会不会影响到经济。英国学者罗斯义认为,美国近半年来经济发展平稳,利率没有发生大的波动,所以美国根本没有发生经济危机,未来几年只是速度快慢问题,而不会产生经济衰退。但是,如果(又是“如果”)透过表面现象看事物的本质,我们并不能对美国的经济放心,原因就是美国的政治内斗必然会波及并冲击美国经济的基石。“万一出现政治疯子,必将导致美国混乱”,这个担心和预测并非空穴来风,无稽之谈。纵观美国发展史,因为政治家的内斗,造成金融和经济的衰退的例子并不少见。18世纪末期美国发生的第一次金融危机就是因政治内斗而起,也因内斗和解而消。但是,我们目前看不到美国两党的内斗会发生真正和解的趋势,只是最令市场不安的潜在风险。两党内斗是经济动荡的导火索,这个导火索不彻底清除,世界依然会感到睡在火药桶上,日夜不得安宁。  第三个原因是市场的信心难以在短时间内得到恢复。人们常常信奉的“市场规律” 和 “市场法则”在美债危机时刻荡然无存,那只被许多学者推崇备至的“看不见的手”并没有发挥出人们期待的正能量,相反都是“黑手”操纵市场的传言不断被证实,这些都深深刺激了人们对未来市场的信心,人们投资的愿望被封杀,投机的冲动却被激活,这给本来动荡不安的市场带来新的不安定因素。“美国人也会违约”是对市场的致命冲击,我们不能无视这个“心理核弹”的潜在破坏力,设立必要的应急措施,刻不容缓。  17万亿美元的国债绝对不是个可以忽视的数字,它至少告诉人们,美国永远还不了钱是个不可避免的事实。但是,中国占有的1.3万亿美元国债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主动权依然在中国的手中。我们关注的不只是美国的还债能力问题,而是美国的市场问题。因为,市场远比国债本身更加重要,所以,我们应当培养对美国市场的信心,而不必总是沉浸在对美债危机的没完没了的猜忌和恐惧之中。抓住美国市场,就是抓住了美国还债的命脉。  第四个原因是美国的金融体制决定了这次美债危机的必然性,特别是美联储在这样的危机机制中几乎看不到它的存在和作用。这不能不说是美国金融体制中的一个软肋。作为有着中央银行作用的美联储在决定美债上限这个直接关系到美国金融、经济安全的大局事务中,似乎没有足够的发言权,这是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我们无法用正常的经济理论来讨论美国的债务现象,它总是出现一些与常识、常理和常规不符的怪事:资本最终总是落在美国人手中。  要避免美债违约危机的真正发生,美联储应当在决策层占有一席重要地位。这样有国会、政府和独立于党政的美联储共同决定美债上限和走向,对全世界经济界应当是个利好的消息。美国的体制改革不妨从这一点开始。  中国金融经济界不能因为美债危机暂时的缓解而放松必要的警惕,特别是证券市场,在美债风波中极易受伤,受到的影响最重。我们要特别保护那些中小投资者的利益,为他们建立必要的防风墙和防险网。证监会主席肖钢先生近日发表了一篇文章,呼吁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利益,是个极为重要的信息,在当前国际市场捉摸不透的大背景下,国家有责任、有义务给本国投资者提供必要的保护。渔民出海有海军保护不受海盗侵害,股民入市也同样应该得到“股警”的有效保护,做到这一点需要有完整的预警和提示系统,必要时提供国家风险赔偿制度,可稳人心、稳市场,不愁股市不繁荣。  对美债违约的可能性,我们宁愿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因为,美国毕竟是个什么都敢做,什么都可能发生的国家,我们不能把自身的金融安全完全寄托在别人身上,这是保证自身安全的最简单也是最可靠的手段。  中国金融经济界不能因为美债危机暂时的缓解而放松必要的警惕,特别是证券市场,在美债风波中极易受伤,受到的影响最重。我们要特别保护那些中小投资者的利益,为他们建立必要的防风墙和防险网。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